首页 >> 校友介绍 >> 正文
校友范岁久介绍
发布日期:2010-3-14   来源:  作者:系统管理员

情系故土的知名实业家、“春卷大王”范岁久博士

范岁久(1912-2003),男,原名袁椿年,浙江杭州人。范岁久自幼生活在杭州,曾就读于杭州蕙兰中学校。1929年随家迁居上海就读沪江大学附属中学。1933年东渡日本求学,1935年到丹麦勤工俭学,进入丹麦皇家农学院(今丹麦农业大学)攻读农学,1940年毕业获学士学位,尔后一面工作一面学习,并于1945年获硕士学位,1949年获博士学位。1949年受聘于Mecidinalco药厂的微生物科主任,1955年任职杜梅克斯药厂。1960年开始独立创业,生产春卷。靠他的“大龙精神”,范岁久的大龙厂已发展成佣有14条自动化生产线,日产春卷50万只,除了供应丹麦全国消费者的需要外,还销往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各国,以及中东、日本、新加坡、美国等地。在洋快餐大举“入侵”我国餐饮市场的今天,具有江南风味的中国快餐——大龙春卷,也早已在西方市场上流行。他成了世界著名的“春卷大王”。

大龙春卷与大龙公司

  大龙春卷外形与我国江南地区常见的春卷差不多,但个模要大得多,据说,只要有一条大龙春卷,便可让一条汉子吃饱。它之所以能为西方人所接受,那是因为它的内馅是根据欧美人的口味制成,材料有蘑菇、竹笋、西式火腿丝、牛肉丝、卷心菜、豆芽菜、胡萝卜、花菜,甚至果酱、冰琪淋及各式各样的调料。大龙公司规模宏大,光丹麦的牛堡总厂,一在1984年就已日产大龙言卷35万条之多,此外,在丹麦的特克宾、英国的纽沃克……都有分厂;在美国旧金山和德国、香港等地,都有大龙产品分销处。大龙舂卷有口味各异,包装不同的产品300多种,花色之多,要超过任何一种西方的洋快餐。而且,产品用现代化的机器流水线生产,特别讲究卫生与营养。因此,它获得了丹麦政府颁发的“卫生食品”和“营养奖”;在奥斯顿超级市场食品评比中,大龙春卷被评为“信得过食品”;1986年,又被权威的美国《国际速冻食品杂志》授予“最佳速冻食品奖”;1985年,丹麦女王的丈夫亨利亲王在王宫亲自给范岁久先生颁发了大龙厂奖状和奖匾……

  范岁久,20年的奋斗,在丹麦创造了一个安徒生式的“童话”,使我们想起了好中国近代洋务运动领袖人物之一的张之洞的一句名言:“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范岁久快餐事业的成功,正是体现了中国人这种思想的付之实践。范岁久从此一举成名,毫无疑义地成为丹麦华侨的领袖人物。1993年,丹麦华人协会选举范岁久为该会永久名誉会长。范岁久的成功事迹也很快传到了祖国及他的故里,引起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及浙江省、市负责人的重视。许多党和国家及故乡的领导同志访问丹麦时,都会见了他,并和他合影留念,这里面有朱基、李瑞环、钱其琛,还有前浙江省政协主席刘枫。1995年,北京出版的第二期《中华英才》杂志,刊出一篇名为《安徒生也写不出来的童话》的文章,向国人全面介绍了范岁久先生创业的经历……

  艰苦创业事业有成

  说起范岁久先生的身世,可说充满了传奇色彩。他是地道的杭州人,系我国清代康乾年间杭州大诗人、美食家、《随园食单》作者袁枚的嫡系传人,因自幼过继给外婆家,故姓范。先生于193523岁时,在强烈的求知欲推动下,只身飘洋过海,去丹麦农业大学专攻农科,获得博士学位。先生到丹麦后,就自然而然地想到把祖国最美味的食品制作技术和丹麦优秀的农业原料结合起来。1960年,他开始试做具有江南风味的春卷,托人带到哥本哈根“大世界”铁伏里花园试销,结果受到很多游客欢迎。先生闻此,兴奋异常,仿佛预见到这一小小的春卷将会有远大的发展前景。就在这一年,他租借当地的一间地下室建立了大龙公司的前身“范氏工厂”。他一个人苦苦地钻研,不小心还让机器削去了他的指尖,鲜血沾染了他的上衣。朋友闻讯赶来,要送他去医院,而他却用纱布包扎后坚持要将实验做下去,就这样,名满欧美的、中西结合的大龙春卷便在异国他乡的丹麦诞生了。随着事业的成功,范岁久娶了一位丹麦的太太,并将大龙公司从Egevangen搬到了哥本哈根,进入了创业的顶峰。之后,大龙公司春卷进入欧美各国的市场,据说光驻德国的美军,一个月就要吃掉三万条大龙春卷。

  至此,可以骄傲地说,中国江南风味的大龙春卷已进人世界快餐名食之列,足以显示博大精深的华夏饮食文化的魅力。

  赤子的心不忘故国

  范岁久先生功成名就,并没有忘记生他养他的故国人民,他曾七次回杭探亲扫墓,并从企业的利润中抽取了一部分,成立大龙基金会,不断支助留学丹麦的中国大学生及前去丹麦参加文体活动、文艺演出的团体与个人,象西藏歌舞团、甘肃歌舞团、中国帆船帆板训练队等,都曾得到过大龙基金会的赞助。帆船帆板训练队的姑娘们,还住在范老家中,同范老一起打扫院子,修剪花草、做饭烧菜、到丹麦朋友家去跳舞吃冰淇淋吃草莓,真是情同父女。他的家还常常成为一些留丹、去丹人员的临时居地,并热情接待、慷慨地免费供应食宿。因此,去过丹麦的一些著名的青年艺术家与运动健将,都长期与范老保持联系,这当中有上海舞蹈家周洁、绍兴帆船运动健将张顺芳。此外,范岁久还有强烈的正义感与操守,在丹麦的西藏达赖集团分子多次想拉拢他,他根本不理他们,也不见他们。

  故乡情深难忘美食美景

  19955月,范岁久先生偕夫人、子女一行五人,第九次回国、第七次回杭扫墓探亲,下榻景色秀丽、风光如画的香格里拉饭店。每次回杭,省市及外办、政协的有关负责人都接见先生,这次也不例外。虽然先生大半辈子生活在丹麦,日常讲丹麦语、英语、德语,但一回到祖国时,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深深地吸引住了他。他到上海,便讲地道的上海话;到杭州,便讲流利而亲切的杭州话。他爱西湖,爱得异常深沉,说每次回杭,都高兴地见到新的变化。许多名胜古迹,如虎跑、玉泉、灵隐、净慈寺等等,都留下了他留恋忘返的足印。他常常一边走,一边向亲人们介绍西湖风景及其掌故,有时还兴致勃勃地背诵历代诗人赞美杭州及西湖的诗句,如”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外青山楼外楼”等等。他还回忆起青年时代去虎跑游览,问弘一法师(著名艺术家李叔同出家后的法名):“人到底有没有灵魂?”弘一法师答道:“没有灵魂。地狱与天堂仅在一瞬间。在去世前夕,人先是看不见,然后不会说话,耳朵却一直听得进,头脑还有知觉,此时考虑一生做的事,哪些是坏的,哪些是好的,好的就是等于进天堂,坏的就是进地狱!”范岁久对清碧如泉、绿漪荡漾的西湖水也称赞不已,他说,湖中最好不要用机器船,建议采用手划船来解决游览问题,以保护湖水不受污染。在游览杭州植物园时,他很欣赏成片的竹林,认为竹子清高、挺拔,全身都是宝。

  根在杭州心在杭州

  范岁久先生在丹麦家中,常常遥念故乡美食。为解乡愁,他自己动手腌火腿;他参照书籍记载自己酿制酱油;他还自己试做霉干菜,并用来焖肉;他还想自己学做粉皮。他在自家的院子里,种下了从杭州带去的丝瓜、莴笋、韭菜的种子,不知是异国的土质不适宜还是其他原因,丝瓜、韭菜长得还好,而那莴笋却长得长长细细的,完全不象故乡的样子。

  他虽然已经成为一个上流社会的亿万富翁,但依然过着一个普通百姓的生活:做饭、养花、锄草、开车、上超市,亲自动手处理家中的一切日常事务,整天忙个不停,可说完完全全是一个具有杭州平民特色的、既高尚又平凡的老人。我们可以看到,华夏神州七千年的传统文化,在他的身上熠熠闪光。

范岁久不久前离开了人世,91年生涯,他大部分时间居住在北欧丹麦,然而,他始终魂牵魄绕江南的故乡:杭州有他父母及曾祖父、曾祖母的坟茔及侄女们、杭州有他青少年时代求学的母校、杭州有先祖袁枚留下的踪迹、杭州有水光潋滟、山色空朦的西子湖……他的根在杭州、他的心也永远留在杭州。

您是第位光临本系统的贵宾 免责声明
杭州二中2001-2008版权所有 备案证编号:浙ICP备05013495